This website does readability filtering of other pages. All styles, scripts, forms and ads are stripped. If you want your website excluded or have other feedback, use this form.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原外交部副部长刘振华辞世,享年97岁_手机网易网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原外交部副部长刘振华辞世,享年97岁

2018-07-11 10:43:52 大白新闻

【撰文/王梅梅 统筹/陈威】今日(7月11日),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从权威渠道获悉,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原外交部副部长刘振华因病医治无效,于上午3时26分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去世,享年97岁。

公开资料显示,刘振华是北京军区原政委、曾任外交部副部长。革命时期,参加过泰山地区冬季反“扫荡”、鲁中地区秋季反“扫荡”等战役战斗。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独立功勋荣誉章。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为其颁发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刘振华资料图(来自人民网)

参加八路军改名明志

1937年底,日寇先后占领济南和泰安,面对日军的暴行,刘培一(刘振华原名)发誓:一定要将日本侵略者从自己的家乡和中国赶出去!

1938年元旦,在中共山东省委领导下,发动了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建立了八路军山东省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刘培一等5名青年在中共地下党员李正育的带领下参加了八路军,为了表达打日寇、救中国、振兴中华的决心,刘培一将名字改为“刘振华”,其余4人分别改为振兴、振中、振民和振国,5名青年改名字的事情在部队中传为佳话。

18岁任连队政治指导员

刘振华参军后,刻苦学习和训练,进步很快,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入党宣誓仪式上,刘振华把母亲给他的三块银元交了第一次党费。

入党后,刘振华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处处模范带头。支队在沂水县争取到一股国民党部队,支队领导决定抽调一批骨干将其改编为警卫第二连,任命刘振华为连队政治指导员。

那年,刘振华只有18岁。来到连队后,他一面抓连队的思想作风和组织纪律,一面开展爱兵活动,参加了胶济铁路破袭战、反“扫荡”等多次战斗。

出色地指挥战斗获雅号

1939年春夏之交,日伪军千余人向泰莱边区进行“扫荡”,突袭第四支队驻地。刘振华在掩护首长机关转移后才带领战士突破火网,冲出日伪包围。

在这次战斗中,刘振华左手中弹负伤,仍然坚持指挥,支队领导奖励了他10枚鸡蛋。刘振华用鸡蛋给全连做了一顿鸡蛋汤。

1940年8月,刘振华任山东省纵队4支队2营分支书记。在攻打莱芜寨战斗中,他率领“钢八连”突击队,为全营打开前进的道路,与兄弟部队一起消灭了100多名鬼子和全部伪军。

平时搞教育,战时冲锋陷阵,由于多次出色地指挥战斗,刘振华获得“能打仗的政工干部”的雅号。

带领负伤战友突出重围

在一次反“扫荡”中,山东纵队一旅副旅长廖容标亲临一团指挥,大部队突出去了,留在村中坚持指挥的廖容标腿部中弹,鲜血直流。敌人的合围圈越来越小,刘振华一面指挥2营抗击敌人,一面吩咐副营长胡念筠背着廖容标冲出村庄,且战且走5公里,终于摆脱敌人的追击。

廖容标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他曾深情地说:“抗战时在一次战斗中我负了重伤,要不是碰上刘振华和胡念筠,我早就去向马克思报到了!”

1941年,日军的“扫荡”更加频繁,斗争更趋紧张,刘振华带领部队经常活动于根据地的边缘地区,与广大民兵和地方武装相配合,广泛开展游击战、麻雀战、地雷战,阻击日伪军。刘振华说:“那时候,二营走到哪,都受到人民群众的欢迎与支援。”

“前进,再前进,挺起胸膛,抱定决心……”刘振华说,“这是当年在沂蒙山区最流行的革命歌曲,曾经激励我们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外交上扬正气,国格人格均维护

刘振华不仅是位能打仗的政工干部,在外交战线上也是智勇双全、刚正不阿的强手。

1971年,周恩来总理选调共和国少将刘振华出任中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阿尔巴尼亚于1949年11月23日与中国建交,两党两国两军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

为支援阿尔巴尼亚国防和经济建设,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中国人民在自己还有很多困难的情况下,给予了阿尔巴尼亚大量的经济和军事援助,不仅把苏联已停止对阿的援助项目全部包下来,而且还无偿提供大量武器装备。另外,中国先后派出近6000多名专家,帮助阿培养了大批经济和军事技术骨干人才。

为做好庞大的援阿专家队伍管理工作和抓好所进行援助项目的落实,刘振华上任伊始便亲自到各工地调研一手资料。调研中,他渐渐发现了一些奇怪现象:中国人民省吃俭用,无私给予援助,而阿方却毫不珍惜、任意挥霍、铺张浪费,其口气还大得吓人。比如,中国帮阿方建了两座发电站,上面的仪器缺乏保护,都被小学生抠掉了;许多小孩将又粗又长的大面包放在地上,当成坐垫,吃的时候还不吃面包皮;中国为帮阿方修潜艇,是用外汇从西德买来的锰钢,但是阿方竟用这些钢板去搭建仓库、垫马路;阿方没有棉花,却让中国用中国棉花援助他们,建纱厂、织布厂,然后做成布再卖回中国;阿方向中国提出援建电视台时说,要做到每个农业社都有电视,而当时中国,连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中黑白电视机都稀罕得很;阿方马路边的电线杆,都是用中国援助的优质钢管做的;中国援助的化肥,被乱七八糟地堆在地里,任凭日晒雨淋……

阿尔巴尼亚领导人霍查曾毫不掩饰地说:“你们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向你们要求帮助,就如同弟弟向哥哥要求帮助一样。”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也说:“我们不向你们要,向谁要呢?”李先念访问阿尔巴尼亚时,曾问谢胡,你拿我们那么多东西,打算什么时候还?谢胡说,根本没有考虑过还的问题。

“看到这些,听到这些,我不由得阵阵心痛,几乎义愤填膺了!”刘老将军捶了捶胸,“当大使不能因在人家的地盘上就做外国人面前的老好人,也不能因害怕外交领域的极左思潮而畏首畏尾不敢说话。当大使要以国家利益为重,讲真话,树正气,驱邪恶!”刘振华将军把这九个字说得节奏鲜明、铿锵有力,紧握的拳头似要爆发一种勇往直前的力量。

于是,刘振华刻不容缓地约见阿国防部长,对上述现象作了有理有据的剖析,并特别谈道:这种做法有损两国人民的友谊。阿国防部长始之愕然,后见刘振华态度严肃,便诺诺应是。此后,阿方在铺张浪费问题上做出了一些纠正。

刘振华并未因此而停止对那些不良现象的关注,每有机会,他都要向对方含笑“提示”。有几次,特意请他们陪同到现场参观。可以想见,在那些不尊重对方的事实面前,不尊重对方者不能不面红耳赤。从此,刘振华在阿尔巴尼亚成为“不受欢迎的大使”,一些阿方基层单位的负责人甚至说,我们不欢迎刘大使来,每次来都会指出问题。对此,刘振华将军并不在意,依然是非分明,依然我行我素。有人劝他:你不怕极左的阿方告你的刁状?你不怕不明真相者给你扣帽子、打棍子?刘振华坦然一笑:共产党人在任何时候都应以国家利益为重,国家利益是最高利益。

在与阿方交涉纠正那些不正之风的同时,他及时向国内外交部写了报告,并提出了在外交战线上也要实事求是、援助有度的建议。外交部将这些意见刊登在工作简报上。周总理看到这份简报后,对刘振华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敢于提出不同意见的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表示赞赏,并将简报转发国务院有关负责部门。各有关负责部门主动向阿尔巴尼亚做工作,纠正偏向,使援助工作中存在的问题逐步得到解决。周总理曾称赞他:“你这个大使当得不错嘛!”简单的一句话,表达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将军外交生涯的高度评价。【部分资料来源于人民网、金羊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姬雪莹_NN6784)

加载全文 一键安装官方客户端 重大事件及时推送 阅读更流畅 http://dingyue.nosdn.127.net/J9ZFew0dpx4uBHIowG7IUWzbY864YukLMGcoyiDLtDfMH1531276879824.jpg